我眼中的津巴布韦

来源:二六八大队发布时间:2020-01-17[关闭][打印]

编者按:成立以来,二六八大队(津巴布韦)矿业公司一直致力于非洲南部国家地质找矿工作为进一步加强企业文化建设,增强团队凝聚力,该公司近期开展了以“我眼中的津巴布韦”为题征文活动。

在遥远的异国他乡,有一群年轻人为了单位的高质量发展,跋山涉水、风餐露宿,不畏艰险、勇往直前,积极拓展海外市场。下面我们就跟随他们的文字,一同感受津巴布韦的风土人情和他们的生活。

 

我眼中的津巴布韦(一)

翁丽

津巴布韦一个地处非洲东南部的小国,除了十年前的巨额钞票让人印象深刻外,在国际上几乎没有存在感,但就是这样一个国家,却带给我诸多震撼和感慨。

这里没有四季更替的区别,只用旱季与雨季来区别自然的轮转。与国人想象中常年干旱缺水的非洲不同,这里是热带草原气候,一年到头小半年时间都在淅淅沥沥下雨,森林草原遍布全国,荒漠丝毫不可见。这里常年郁郁葱葱、鸟语花香,首都哈拉雷更是被称为花园城市,每年9月到10月,正是蓝花楹开放的时节,街道两旁开满了紫色的花朵,满地的花瓣,让人赏心悦目。就气候和自然环境而言,哈拉雷可谓世界上最宜居的城市之一。

这里的人们有着黝黑的皮肤,一笑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笑容是那样的干净、无邪、灿烂。虽然在现实生活中很穷,基本就在饥饿线挣扎,可他们很乐观,并没有怨天怨地,发泄不满。每到下班时,矿山周边的原始部落音乐就会想起来,一直持续到深夜,他们围在一起,载歌载舞,一瓶啤酒你喝一口,我喝一口,一根烟你吸一下,我吸一下。这种活在当下,乐于享受的生活态度着实震撼了我。

在津巴布韦,让我最有感触的是,每次外出办事时,身边不认识的人总会和我打招呼,对开门、关门、上下楼梯,他们总会非常有礼貌地谦让和尊重,那绅士风度,让我顿生好感。有时走在街边,小孩子们经常喊着“China、China、China”,毫不掩饰自己对中国人的好感和兴趣。到银行办事,经常看到排着长长的队,但他们都很自觉,没有人插队,也没有人大声说话,总给人安静、美好的感觉。

工作之外,我会经常参加一些社会团体组织的义工活动。印象中最深刻的要数中国大使馆和华商会共同举办的一年一度“6.1孤儿派队活动”。每年各社会团体都会向众多孤儿院捐赠玉米面、食用油、被褥、毛毯和文体物品等物资,以表关心与慰问。我们带领着他们参加各种游戏项目,孩子们逐一尝试着海盗船、过山车、充气城堡、音乐升降转盘等各种有趣的活动,几乎所有孩子都是人生中的第一次来这样的儿童游乐场游玩,当看到那一张张稚嫩的小脸上露出了开心灿烂的笑容时,我们相信这几天的付出,是值得而又欣慰的,也许正是我们带给他们的那一丝丝甜、一点点爱,能深深地印在他们脑海里,值得一生去回味。

让我记忆深刻的另外一件事是参加了一个华人组织策划的“每周陪伴学生阅读一小时活动”。记得当时,我是帮助了两位五年级学生,陪他们玩游戏,给他们讲故事,并在课后辅导了家庭作业。这个活动很有意义,仿佛让我回到了孩童时光和学生时代,让我在另一地方感受到了来自不同于工作的社会价值。在场的志愿者,纷纷表示以后会积极地参与进来,我们愿意每周投入一点点时间,给他们一点点帮助,给孩子们的未来多增添一丝希望。

驻外的这些年,其实是一场修行,它让我学会了与这个世界温和的相处,淡定而从容,果敢而刚毅。在津巴布韦的各种经历让我或喜或忧,或惊或惧,犹如初恋,美好而温馨,真诚而深刻。这是我的青春,也是我的财富,我会把看到的每个景致和感动瞬间都镌刻在心底,然后一路勇敢前行。

十月的津巴布韦百花围绕   刘陈 摄

 

我眼中的津巴布韦(二)

刘陈

“萧萧风籁助清吟,秋去冬来令又更”,家乡的十月已经秋去冬来、草木凋零,但是哈拉雷的十月简直就是花的海洋,让你迷醉在姹紫嫣红又不失现代感的城市街头;你可以在任何角落看见盛开的花朵,它们犹如后宫争宠的佳丽,千姿百媚。

6年前初涉津巴布韦,开始了驻外生活。这个神秘而美丽的国家,看见了太多的与众不同,在这里,我接触到很多的普通津巴布韦女性,看见了她们真实的一面。她们让我感动、让我震撼、让我自叹不如。蒙盖拉夫人曾说过,中国有句话叫做“妇女能顶半边天”,而非洲妇女顶的不止半边天,非洲70%的粮食是他们生产出来的,除了承担家务、抚养孩子,他们还为非洲的解放事业做出了贡献。同时,这种艰苦的条件又磨练了非洲妇女顽强、坚毅的品质。

她们坚强善良,“远亲不如近邻”被她们表现得淋漓尽致,邻里之间她们很少有争吵,总是互相帮助,帮忙看孩子、搭把手;即使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她们也愿意伸出热情的双手,当有人需要时,就算是原本不多的水与食物她们也毫不吝啬;因为怕在外工作的丈夫挨饿,她们每天早早便准备好了食物送到她们丈夫工作的地方。她们美丽淳朴,她们的眼睛明亮清澈、心灵纯净无邪,她们总是很善意的提醒我外出要注意安全;也会时不时的送来一些水果给我品尝;有了开心的事情总是第一时间跑过来与我分享;他们会开心的跑过来告诉我给她们的刚出生的婴儿取了我的名字;会因为我的责骂委屈得像个孩子般哭泣,但是她们却从来不记恨,她们总是心怀善念。

她们内心向往世界,渴望进步的种子已经悄然发芽。她们渴望去上大学、渴望外面的世界、渴望接触新鲜事物。她们很多人都爱向我打听中国。每当我向她们描绘中国时,在她们眼中看见了渴望、向往及深深的羡慕。“我想要到中国去,因为中国人对津巴布韦很好,经常帮助我们。在你们的手机及电视上看到中国非常的美丽。我想要上大学,然后去中国、去美国、去欧洲等发达国家留学,以后过上更好的生活,津巴布韦太穷了。”这是一个小女孩对我说的话。她们便是津巴布韦民族复兴的希望,是这片古老土地焕发生机的甘霖。在每年津巴布韦与在津华人团体合作举办“津巴布韦梦想秀”时,每次活动参加的人都挤满了现场,她们正在用美妙的歌声、曼妙的舞姿等向世界展现她们的美,展现津巴布韦的美。

她们在津巴布韦已经悄然突起,在城镇、政府机关等很多地方她们已经在为国家与民族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现代化的气息已经融入了津巴布韦,在都市街头衣着时尚的黑皮肤女郎与你擦肩而过,那厚厚的嘴唇、那热辣的眼光,无一不让你感到属于非洲的火热蓬勃之美;她们也延续了英国古老的传统,她们总是很热情,待人尊敬而礼貌,喜欢与别人分享;她们善良、朴实,回眸一笑都传递着真情。现代气息与古老传统的交织,让她们显得格外迷人。同时她们更在为自己的梦想奋斗。

津巴布韦妇女的“铁头功”   刘陈 摄

 

我眼中的津巴布韦(三)

付先荣

五年前机缘巧合的机会来到津巴布韦工作,来非洲之前,印象中的非洲就是大片的沙漠地带,天气炎热,贫穷落后,非洲人为什么黑,都是晒黑的。

津巴布韦人受教育程度在非洲国家中较高,比较注重礼节,待人彬彬有礼,热情友好,对老人、妇女尊重谦让。无论在任何场合,津巴布韦人均注意语言美,即便见到不认识的人也会主动问候。应该是受了传统的英国教育,当地人都很讲礼貌,不管认不认识你,见了你都会礼貌地和你打招呼。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好多大人小孩看到我们都会叫一声china,有的人竟然能对我说句几乎标准的普通话“你好”!

随着跟他们接触慢慢加深,耳闻目睹,对这里的黑人有了一些更深入的了解。黑人不管男女头发都是一样长,只有一点点,大约一公分左右贴在头皮上,我以前一直以为黑人女性也是长头发,后来才知道,我所见到的原来他们的长发都是假的,不过她们不用头套,都是接发,所以一般看不出来,还有他们有人有满头小辫的发型,不过这种发型好像不能洗头,要好几个月才洗,难以想象那头会脏成什么样。

在银行里经常看到排着长长的队,大家都很自觉,没有人插队,没有人大声说话,连手机响了,人们都会自觉地到外面去接。在大街上的路口尽管有很多车,可是没有一个加塞的,没有一个抢行的。

我在这津巴布韦的五年,主要是已经适应了现在的工作环境,和黑人交流也不再像以前那么吃力了,和黑人员工的交流也多了,以前的交流仅限于工作,然而现在他们有什么话和困难也愿意对我讲,也会聊一聊对于现在的社会状况的看法以及给他们提一些小建议,我会尽可能的帮助他们,至少他们现在把我当做朋友看了。这几年以来我也改变了不少,我的性格不再那么急躁了,遇到一些的事情的时候,更多的时候我会选择坚强和忍耐

看见一对恋人牵手走在卡多马街头,尽管他们可能还很贫穷,尽管他们还没有好的生活,但是有两颗相爱的心已经足够了,他们的脸上都荡漾着幸福笑容,都能从彼此的双眸中读懂对方的美丽,看着他们依偎在一起,不禁使我惦念起远方我心爱的人。

津巴布韦梦想秀选手正在表演   刘陈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