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者的幸福

来源:二六五大队撰稿人:彭立奎发布时间:2019-12-12[关闭][打印]

“走进新时代 建设新赣核”主题征文作品选登之

奋斗者的幸福

60年来,局队各级领导和全体职工心怀报效祖国、献身核地质事业的初心,发扬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的精神,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艰苦奋斗,不怕牺牲,为多找矿、找好矿奉献自己的青春和智慧,为构建和谐幸福单位贡献汗水和心血,令我至今不忘。下面从我亲身经历至今不忘的感人事例中记下一点文字。

1958年华东六零八队(江西省核工业地质局的前身)筹建时,我由学校分配到当时的三零九队第十七分队,在机电修理车间实习。次年,华东六零八队宣告成立,三零九队第十七分队成为华东六零八队第一分队,自然而然我也转为华东六零八队第一分队的正式职工。10年后,我被调至江西省核工业地质局二六五大队,退休后仍定居二六五大队。至今,我在江西省核工业地质队工作生活已超过60年。

初到地质队时,全队有1800多人,可机修人员只有约50人。有一台Q119管子车床、一台C620 车床 、一台C6140车床、一台C615车床、一台B650牛头刨床、一台Z25立式钻床,需要肩负全队18台钻机、3条机挖坑道、一座竖井和7套发电机组、6套空气压缩机组、十多辆汽车的修理任务,还要加工钻探、坑探的耗材,如合金钻头、钢砂钻头、钢砂和合金钎头等,经常是星期天和晚上加班。记得我曾参与张荣祥工程师和翻砂组长吴永祥率领的自造钢砂工作,每次都是连续干24小时,甚至更长时间,不能离开工作场地,三餐由食堂炊事员送到现场。每次铸造钢砂时,机修车间的党支部书记和车间主任、会计都会参加。有时大队领导也会参加,不是检查,而是实干。我还记得,为提高锯合金钻头和钢砂钻头槽口的效率,杨纪华师傅主动承担设计、制造卧式铣床,天天晚上加班。他为了尽快造好铣床,指导我帮他绘制机械图样。顾振富师傅在一队车间革新组时,指导我帮他绘制革新产品图样。如今吴永祥和顾振富师傅仍在发挥余热,为所在单位出谋献策。遗憾的是张荣祥工程师和杨纪华师傅已经离开了我们,为赣核事业献出了毕生精力。

我调到12队时,队部在江西贵溪,而机修厂在闽北山区,厂房是租借当地生产大队的仓库,大门宽窗户小,屋内漆黑白天走路点灯,空气不流通,气味难闻。地面安装机器楼上住职工,后面厨房侧面是猪圈。生活条件差暂且不说,主要是人员少任务重,含领导、医生、炊事员、发电工、汽车司机在内22人,需要负责两个工区的钻机和坑道设备修理及耗材加工任务。修理钻机时,机体中部要钻孔,台式小钻床没法加工。用手持式电钻又不安全,从长久工作考虑,需要一台摇臂钻床,向局申请调拨又没货。于是厂领导组织大家一起设计绘制图样,最终成功自制摇臂钻床,除电机和滚动轴承外,全部零部件自行加工,解了机修工作的燃眉之急。

贵溪雄石镇老队部机修车间旧址   尹江辉 提供

钻床的机体和底盘,因工件大,不能锻造,只能铸造。而铸造又没化铁水的设备,必须先自制化铁设备。化铁炉制成后,进行铸造时,要将焦炭、生铁块等原料搬运到炉前,再搬到炉顶,没有搬运设备,全靠人抬肩扛。炉上加料,炉前看火,将摄氏1200度、重100多公斤的铁水缸抬到砂模前,浇铸到砂模内,也是全凭人工操作。厂内的人手不够,当时又不能花钱请民工,怎么办?于是带家属的职工就主动动员自己的家属参加这又累又险的铸造工作。那时家属参加劳动,吃自家的饭,不但没有报酬,还要花一角五分钱请房东看一天孩子,但家属们还是主动积极参加。为什么?为铀矿地质事业奉献力量。铸造过程中,高温铁水烧破衣裤、烫伤皮肤,没有人叫痛叫苦,更没有人下火线,仍坚持工作到结束。机修厂附近设有12队供应科的材料转运站,只有主任和管理员三人,所有材料的缷车装车都是机修厂的员工义务承担。不需要领导指派,也不需要叫喊通知,只要汽车喇叭一响,不分上班时间还是夜晚,都会立刻到达现场。

上世纪70年代初,12队机修厂搬迁至江西省贵溪县农村一处闲置军营,人员增至40多人,实际能从事机修工作也就20多人,机床还是原来的那几台,全队生产工区多了,钻机坑道多了,需要修理的设备多了,耗材加工任务重了,还相继自造了3台手把式钻机,3台简易管子螺纹车床,一台大型锻造夹板锤,叶片式水泵,卷板机,钻机立塔绞车,宽2米的木材龙门带锯和全套木材加工机械,还支援地方企业制造全套烧碱生产设备。

在保军转民二次创业时,12队机修厂仍是40多位职工,制造了曾获1994年“全国星火科技精品展金奖”的“核佳牌”铁铝复合锅,远销上海、浙江、江苏、福建、湖南、四川等十多个省市。在1995年召开的国家科委召开全国星火计划实施10周年表彰会,获“全国星火计划优秀项目”称号。同时协助大队天然色素厂、金刚石厂、糖化酶厂、饮料厂制造、安装、修理设备。

机修厂制造的复合铁锅   尹江辉 提供

在生产铁铝复合锅时,大队因资金紧张,只批准购买1台拉伸压力机,调拨1台电烘箱及电动机,其他的下料机、剪边机、卷边机、包边机、抛光机以及镀铝、除油、烧结、装手柄的设备,全部要自己设计制造。有困难就发动全厂职工献计献策,克服困难,一件一件的解决。拉伸压力机虽然是外购,但在安装过程中遇到了难题。机器到厂后,大家就吓了一跳。铭牌标重21吨,高6.7米,比厂房还高,机器卸不了车,进不了厂。大家商量,只有掀开厂房顶,拓宽厂房门,将压机缷在厂房外,在压机下垫上岩心管,全厂员工齐出动,前面用大绳拉,后面用钢钎撬。本厂人不够,请队部科室出人帮助,硬是用蚂蚁啃骨头的精神一点一点地撬上水泥基座,直到安装合格。

我曾到过全局所有地质队机修车间,人数都不多,机器设备少,在完成艰巨探矿设备修理任务的同时制造了机床,解决了工作中的急需。这些自造设备,有的使用至今,长达几十年,足以证明质量和性能是良好的。他们在物资基础和技术条件不足情况下自造设备,靠的是什么?靠的是为祖国铀矿地质事业多做贡献的信念!靠的是不怕牺牲、艰苦奋斗的精神!

今天,我们赶上了新时代、好时代,特别是经过改革开放40年,工作环境和工作条件都有了极大改进,我们地质队面临的形势和任务也发生转变,向地方经济融合,向高质量发展转变。我现在虽然退休了,但我依然会时刻关注我们核地质事业的发展。让我感到无比欣喜的是,我们核地质的第二代、第三代在日益纷繁艰巨的事业发展过程中,顽强拼搏,开拓创新,并取得了可喜的成绩。

奋斗者最后总能感到幸福。我衷心祝愿我们的核地质事业蒸蒸日上,坚信我们的明天更加美好,更加幸福!        

(本文作者系二六五大队离退休职工,获得本次征文大赛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