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的亲人们——贵州省晴隆锑矿整装勘查区物探激电测量项目工作心得

来源:二六三大队撰稿人:朱贺发布时间:2019-08-26[关闭][打印]

即将离开这个地方,心中有万番感慨和不舍,在这几个月里,在贵州晴隆县龙吟镇朝阳村中,这些热情淳朴的人们,给我带来了亲人般的温暖。63岁的老张,42岁的老陈和24岁的我,我们三代人一起开心地聊天喝酒吹牛,夹杂着贵州方言的普通话听起来是如此亲切。一些土话虽听不怎么懂,但是从语气和神情上能感觉出那朴实与真诚。交流不单单是靠言语,重要的是心。

回想起我们那天一起勘查翻过的5个大悬崖,我就把它戏称为五指峰了。第一关是沿着半山腰的山壁前行,我紧贴着岩壁,顺着老张砍出来的仅容一个身位的小道慢慢向前挪着。在这山壁上完全不敢往山下看去,害怕看过之后就会失去继续前进的勇气。突然我脚一踩空,下意识手抓紧岩壁,身子使劲往山壁上贴,才保持住平衡。惊魂未定,小心的往回退了几步,才发现原来是个小断崖被草盖住。

第一关有惊无险的闯过了,第二关是要翻过七八十度的百米高峰,只有绕着山顺着山势一股做气的爬了上去,虽然没有刺林,也把老陈、老张和我累了个够呛,穿着的衣服是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在半山腰相对平缓的地方歇息,回头看看刚经过的地方,被山风一吹,不由的打了个哆嗦。山背面就像是被斧子劈开的一样,直溜溜往下,山上裸露的岩石,岩石中倒悬的树木,就像蜀道难中描述的枯松倒挂倚绝壁。这景色我们没有时间欣赏,任务还很艰巨,还得继续前行。下了这座山崖,在去另一个山崖的途中,全是荆棘刺林,老张一不留神,脸上被刺刮出了半个脸颊长的血口,鲜血顿时涌上整个脸颊,用袖子一擦更是吓人。

虽然前几关过了,看着老张被刺刮伤的脸颊,我生怕又发生什么意外,越害怕事情反而越要降临在你的头上。在下第四个悬崖的路上,老张走在前面,我顺着他下山的路,踩在一块大石头上,手抓住边上的小树准备下山,刚下去半个身子,土突然松动,大石头直接压在了我的左边大腿上。下面就是老张,石头有脸盘这么大,万一落下去砸中老张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我用一只手抓住小树,另一只手托住石头,大喊老张让开老张让开,当时我吓得都要哭起来了。老张发现情况不对劲,马上从侧面绕了过来,我才敢移动腿把石头翻下去。就这样看着这个大石头翻滚下山崖直至消失不见,后背发出一阵阵冷汗,心里后怕不已。可是让我感动的是老张居然没有提他遇到的危险,一直给我揉腿说,吓到我了,害怕把你的腿压坏了。这感动的我不知道用言语去怎么表达,气温只有3、4度,虽然大冬天我穿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湿透,但我心中一阵暖流经过,驱除了身上的寒冷。我从他身上体会到了亲人间发至内心的关怀,我也用开玩笑的语气告诉他:哎,没事,这石头不过压到了下肉,小问题,放心。我肉比较厚,一会就好了。老张见我还好,也放心的笑了。

几个月的同甘共苦,互相关照让我们之间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在悬崖上你拉我,我拉你的互助;在空虚寂寞冷的严冬中,点起篝火,唱起欢乐的山歌,驱除寒冷;下班后在你们家中火炉上,吃着热气腾腾的火锅、喝着香醇的米酒;听着你热心介绍村里漂亮姑娘给我们认识……和你们的每一个日子都是那么的简单平常,却让我幸福回味,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也许是分别是如此的突然。都说“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自家酿的美酒带不走那些眷恋。酒醒时已经夜深人静,淡淡的离愁仍然充满胸臆……

再见,老张、老陈,还有贵州的亲人们

贵州项目工作照   朱贺 提供

贵州项目工作照   朱贺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