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力智斗洪魔——局抗洪抢险工作纪实

来源:宣传新闻中心 撰稿人:张希 发布时间:2020-08-02 [关闭][打印]

有艰险的地方,就有党旗飘扬;有困难的地方,就有党徽闪亮。近日,局面对罕见汛情,迎难而上,借助科技的力量筑牢安全屏障。

有一种支援叫赣核速度!

“已到达”“已对接当地防汛负责人”“正前往排查点”……7月20日这个夜晚,局抗洪抢险突击队微信群异常活跃。此时,距离九江发出的求援信息仅半天。

“求助!各位领导,九江急需能提供堤坝管涌、空洞等地质勘探技术设备的单位……”当天下午,收到求援信息后,局党组迅速做出部署,坚决贯彻省委省政府部署要求,组建抗洪抢险突击队及地质灾害应急技术保障服务队,全力投身防汛抗洪抢险攻坚战。

几乎同一时刻,一路路人马分别从赣州、吉安、鹰潭、南昌出发,一套套物探设备从宁波、湖北等项目工地紧急调运,6支突击小分队火速集结,奔赴九江市濂溪区、柴桑区、彭泽、都昌、永修等汛情严重的5个县区堤坝隐患点,开展物探监测,支援九江抗洪抢险一线。22日,局党组又指派局领导率二六八大队主动对接上饶,二六一和二六五大队对接鹰潭市政府,组织4个大队的技术人员共19人奔赴鄱阳县鸦鹊湖乡牛角湖坝开展工作。

技术人员在都昌矶山联圩堤坝使用探地雷达探测    张希 摄

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我们。来不及收拾行李,来不及和家人多说两句,队员们带着仪器设备就从野外项目上直接赶来了。当晚8点,最早赶到彭泽的二六五、二六六大队直奔主题,对接县里相关部门,明确排查任务,没有丝毫喘息,连夜登上堤坝现场踏勘。当晚11点赶到永修的二六一大队在凌晨2点半收到汛情警报,九合联圩出现塌陷险情,立即上堤坝排查,6点才回驻地,7点半又继续工作,一直干到下午7点,待所有数据资料处理完毕,又是一个凌晨来临。

我是党员,让我上。55岁的赵树勇是二六五大队总工办的物探高级工程师、老党员,得知单位急需物探人员参与抗洪抢险工作,当即表态“算上我一个”。二六六大队老党员程维闽年底即将退休,却依然保持朴实勤劳的本色,在突击队里既当司机又管后勤,还主动分担一些踏勘基础工作,给生病的同志买药,照顾队里的年轻人就像关心自己的孩子一样。二六三大队在发起号召后,不断有党员要求报名参加。

连日来,突击队队员不断增加,由最初的35人增加至70人,其中党员33人。

科技助力被动抢险变主动防

21日中午12时,长江九江水位22.13米,仍超警戒线2.17米,防汛形势依然严峻7月以来,单单是彭泽县芙蓉墩圩堤就出现60多处管涌200多处泡泉,严重威胁堤外2.8万余名群众生命财产。

技术人员在彭泽县芙蓉墩镇堤坝使用高密度电法探测隐患点    张希 摄

抗洪抢险,时间就是生命,巡堤查险需要快速精准。“大堤就像埋了很多地雷一样,不知道哪个地方会突然爆掉一个,不知道哪个地段会发生破坝。无论从物料准备、抢险人员队伍安排,还是领导指挥,都很难做到提前考量,提前谋划”,险情严重的彭泽、都昌等各县区领导及有关部门都有这样共同的体会。笔者看到,彭泽县很多街道一侧整齐推放着一袋袋码好的沙土,时刻准备好与洪水战斗。

局抗洪抢险突击队的到来犹如雪中送炭。技术专家通过高密度电法仪探测、探地雷达、浅层地震等方法,采用数据处理软件并结合实地勘察情况,可探测堤坝渗漏、有无空洞和裂缝展布。为方便当地防汛员识别,技术员们通常会区分重点险点、次重点险点、一般险点,分别插上红、粉、黄不同颜色的小旗子。看着这些飘动的小旗子,巡查人员心中更有数了。

把脉问诊江堤,科学精准防洪。23日,二六六大队在彭泽县芙蓉农场农科所公路圩堤排查出隐患点6处,及时与相关负责人作了现场交接,悬挂标记定位。果不其然,次日下午2点,有一处路面塌陷,经上报开挖后,发现一距堤坝路面深约3米、直径约2米、长约10米的溶蚀空洞,空洞位置与二六六大队上报圈出的预警避险范围完全吻合。

彭泽县棉船镇是长江中下游的一个大冲积洲,四面环水,如一叶小舟孤悬于长江,险情较重。二六五大队23日在环堤公路洲头村的一块稻田里通过物探手段排查出隐患点,并做现场交接。24日晚,巡防人员发现渗漏现象加大,经上报,25日抗洪抢险部队对该隐患点做了加固处理,有效指导了当地防汛部门的抗洪工作。

二六七大队在九江市濂溪区新港镇益公堤长江大堤段排查出隐患点5处,其中有两处渗漏流量较大,推测可能与下游出现的管涌点有关,已建议有关部门进行加密测量……

抗洪抢险拼的不只是勇气,更需要科学和智慧。截至30日,局抗洪抢险突击队共排查出各类隐患点298个,为当地防汛工作由被动抢险转为主动防险提供科学依据。

技术员变身“守护神”彰显赣核担当

江水环伺,湍流如猛兽。九江市柴桑区江洲镇像一只飘摇在长江里的木盘,稍有不测,洪水就将毁掉整个洲,几万亩良田危在旦夕。二六三大队地环院院长胡龙华率队探测的隐患点就在1998年破坝的位置。

江洲镇交通不便,出岛上岛必须靠摆渡船,最晚的一班渡船时间是下午6点钟,就意味着胡龙华必须在6点前结束野外工作。“6点正是野外工作的最好时间”,胡龙华有点惋惜,堤坝外的长江水位明显高出农田一大截,他心里着急得很。现在堤坝已浸泡了十多天,时间越长越容易破坝。

的确,从九江濂溪到柴桑,从彭泽到都昌再到鄱阳,一路走来,笔者发现一些险情严重地段的堤坝上不时出现管涌、泡泉现象。在鄱阳县鸦鹊湖乡的一段30公里长的河坝上,从局机关抽调下来的突击队员狄家亮告诉笔者,“这段河坝上9、10号管涌位置险情严重,前面11号管涌位置的堤坝已有滑坡迹象。我们先要具体确定排查点,再开展电法排查”。

水位一天不退,我们就一天不能松懈,确保不放过任何一个隐患点,二六四大队地环院院长宋勇说,我们的仪器设备在全局最先进,人员最精干,我们的工作也一定要走前列。每到一地,负责突击队协调工作的地质矿产处处长曾文乐都不忘提醒大家要注意防暑降温、做好自身防护。

烈日下,堤坝上没有一丝风,四周毫无遮挡,骄阳炙烤着大地,暴晒着水面,更考验着突击队员们的意志。他们每天长达10个小时的野外作业和5个小时以上的室内数据解译,直到凌晨一两点钟才能睡觉;为了防蛇、防虫和防晒,每天必须穿长衣长裤、高筒雨鞋外出,回到驻地,靴子里灌满了汗水;被浸透的衣服拧得出水,脖子上晒出的“鸡心领”“圆领”一天比一天深。高级工程师赵树勇实在受不了高温,就脱了外衣,太阳毫不客气在他肩上留下了一块核桃大的“吻痕”。试问,如果没有强大的精神信念和坚强的毅力意志,谁又能做到?

突击队员们在烈日下工作,衣服被汗水浸透,脖子上晒出“鸡心领”    张希 提供

25日下午的一阵大雨再次洗刷了整个棉船镇,为了抢时间,二六五大队地调院院长莫子奋组织队员们雨后接着干。他们累不累,他们总是说,灾情这么严重,我们的工作使命光荣,意义重大,就是再累也是不累。

突击队员工作期间,局领导宋斌、朱永刚、朱卫国分别前往九江永修、彭泽、鄱阳、都昌、共青城等险情地段看望慰问一线工作人员。局领导韦星林、黄中敏多次电话了解关注一线工作进展,并叮嘱突击队员要做好自身防护。在棉船镇,看到突击队员在一线艰苦奋战的场景,宋斌深受感动,不禁主动走上前去与突击队员一同完成收线,并称赞,我为有一支在关键时刻冲得上去、豁得出去、扛得起来的赣核队伍感到骄傲和自豪,为有一批生龙活虎、朝气蓬勃、勤勉敬业的年轻人感到骄傲和自豪。

无论走到哪里,突击队员们都受到当地政府和老百姓最热烈的欢迎。一面面锦旗、一封封感谢信,老百姓自发送来的大西瓜和对突击队的难舍难分,无一不在述说着地质队员与老百姓之间的鱼水之情。

要问突击队员们奋斗的动力来自何方,他们说,每每看到当地群众迫切和感激的眼神,就觉得自己作为地质人义不容辞,希望用手中的科学技术能够抵御洪魔,保护共同的家园。

是的,正如莎士比亚所言,黑夜无论怎样悠长,白昼总会到来。凭借科技和智慧的力量,洪魔必将退去。